今天是:

新闻资讯 NEWS

服务您的热线:010-84647718 我们恭迎您的来电!
当前位置:新闻资讯新闻快讯

“一带一路”国家货币与经济风险评级排名

发布:中国贸促官微  来源:CICCPS  时间:2017-03-10 09:55:52

       2017年5月,我国即将举办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论坛峰会,无论敏捷的资本市场还是务实的实体经济都已经感受到风来的气息。与相关国家的任何形式合作都无法脱离资本的跨境流动,而任何跨境资本合作都脱离不开汇率,汇率波动风险不可不察。
       一方面,新兴市场的潜在汇率波动有可能导致资本收益流失;另一方面,一般而言汇率的危机是“果”,大多由于基本面不良的“因”造成,货币危机处理不当很容易演变为流动性危机、经济危机甚至引发政局动荡。因此,做出跨境资本合作的决策之前,需要充分评估汇率基本面情况。
       本文拟从短期货币风险、中长期经济风险角度,对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进行全景考察与预警。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总数64个,剔除掉无可靠数据来源的部分国家(叙利亚、巴勒斯坦、黑山、伊朗),共录得国家60个。由于个别国家数据采集相对困难,本文采集的数据时点大部分为2016年,但个别数据仅到2015年。

       要    点

       短期货币风险较为突出的6个国家:塔吉克斯坦、白俄罗斯(已发生)、蒙古、阿塞拜疆(已发生)、东帝汶、斯里兰卡。中长期经济风险最高的7个国家:埃及、也门、白俄罗斯、摩尔多瓦、土耳其、缅甸、蒙古。
       综合来看,风险总排名前6的国家:白俄罗斯、蒙古、黎巴嫩、塔吉克斯坦、埃及、也门。罗马尼亚、泰国、菲律宾、以色列、印度尼西亚、柬埔寨、俄罗斯总体评价较好,这些国家货币升值的可能性大于贬值。

       一、短期货币风险考察

       短期内,选取了外债比例、汇率制度、汇率波动情况、经常账户逆差程度、经济增速五个指标来衡量短期货币风险。

       1、外债比例高的国家更易发生资本外逃,考虑到过去十年流动性泛潮中国际资本大多以外债形式流入,外债比例过高不利于获取国际再融资。

       选取外债/总储备指标进行考察,此方面风险较高的国家如塔吉克斯坦(7514%)、斯洛文尼亚(6614%)、爱沙尼亚(5339%)、斯洛伐克(4303%)、蒙古(1733%)、白俄罗斯(1393%)、拉脱维亚(1303%)。

       2、汇率制度僵化的国家,并不能及时反应与消化汇率波动,并且若紧急情况下更改为浮动汇率制度,极易对市场信心造成巨大冲击,恶化汇率形势。

       利用IMF的汇率制度分类对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制度进行考察,按IMF最新的2014年报告,仍有塔吉克斯坦、文莱、东帝汶、立陶宛、波黑、哈萨克斯坦实施硬盯住制度,风险较大,其余国家均实施软盯住或浮动制度,能够有效缓解汇率风险。

       3、汇率有回升趋势的国家,说明贬值压力已得到一定释放,其后续走势可能较为稳健。

       选取近3年贬值幅度的恢复情况来判断货币稳健性,如南非虽然近三年最多曾从10.59贬值59.39%至16.88,但至16年12月31日已恢复了约一半至13.63,恢复程度51.73%高于市场均值,由而判定稳健。又如马来西亚,虽然近三年的贬值幅度仅为37.05%,但一直保持下行态势,并未企稳或逐步恢复,由而判断其不稳健。汇率回复程度较大的国家有马其顿(1049.44%)、柬埔寨(63.11%)、印度尼西亚(51.97%)、俄罗斯(45.03%)。

       4、经常账户大幅逆差。

       新兴市场国家虽然出口依存度相对较高,但由于产业水平发展滞后、能源独立程度低等原因,其进口规模更大,导致大部分时期经常账户保持逆差,而且在当前全球需求萎缩的大背景下,这些国家以初级产品为主的出口需求遭遇了更大冲击,导致经常账户逆差进一步恶化,对资本外逃的缓冲能力有限。

       选取指标为经常账户余额/GDP,此方面风险较大的国家为如东帝汶(-86.07%)、吉尔吉斯斯坦(-30.13%)、老挝(-23.23%)、黎巴嫩(-25.92%)、阿富汗(-20.93%)。

       5、经济增速大幅下滑。

       资本外流的背后其实是美元流动性萎缩下的前期套利平仓,也就是QE时代借低利率贬值的美元投资加杠杆升值的新兴市场,成本端是美元债务利率,收益端是新兴市场的增长红利,现在是套利空间缩窄下的偿还美元债务同时资本平仓的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成本端美元加息是趋势所在,那么收益端下滑明显丧失了资产吸引力的国家风险将更为突出。

       选取指标为2016年GDP同比数据,此方面风险较大的国家如白俄罗斯(-3.89%)、阿塞拜疆(-3.2%)。

       综合以上短期货币风险的五个指标,短期货币风险较为突出的6个国家:塔吉克斯坦、白俄罗斯(已发生)、蒙古、阿塞拜疆(已发生)、东帝汶、斯里兰卡。以上国家有较大可能在短期内爆发货币风险,值得警惕。

       二、中长期经济风险考察

       中长期,选取经济增速、赤字率、私人部门债务率、失业率及通胀率来衡量经济体的稳定性。

       1、经济增速大幅下滑的,国内整体增长低迷,如前所述。

       2、财政能力捉襟见肘的,赤字率已然较高,公共部门加杠杆空间所剩无几,财政政策发力功效有限。

       选取指标财政盈余/GDP,此方面风险较大的如阿曼(-16.47%)、沙特(-15.92%)、巴林(-15.05%)、文莱(-14.51%)、埃及(-12.92%)。

       3、私人部门债务高企的,风险累计较大,加杠杆空间小,去杠杆压力大。

       选取指标私人部门债务余额/GDP,此方面风险较大的如泰国(151.26%)、新加坡(129.75%)、马来西亚(125.25%)、越南(111.93%)、黎巴嫩(106.6%)。

       4、失业率、通胀率较高的,国内就业情况糟糕,失业人数过多,或引发政治动荡。

       如塞尔维亚(22.1%)、波黑(27.5%)、马其顿(28%)。而通胀可能诱发滞涨,阻碍经济复苏,如捷克(34%)、白俄罗斯(13.53%)、也门(10.97%)、缅甸(10.8%)、埃及(10.36%)。

       综合以上中长期经济风险的五个指标,经济风险最高的7个国家:埃及、也门、白俄罗斯、摩尔多瓦、土耳其、缅甸、蒙古。这些国家内部经济较不稳定,如不能及时改革转型,即使短期内暂推迟了危机,但未来仍有可能面临政局动荡和中长期经济缓行。

       三、“一带一路”国家风险评级总结

       综合短期货币风险和中长期经济风险,风险总排名前6的国家为:白俄罗斯、蒙古、黎巴嫩、塔吉克斯坦、埃及、也门。总共9项考核指标中,这些国家至少有3项指标具有高风险,相应投资需谨慎。如

       白俄罗斯同时面临经济下滑(-3.89%)和通胀高行(13.53%),经济滞胀难解;
       塔吉克斯坦的外债是总储备的75倍,一旦发生外资撤回,储备外汇难以提供缓冲,汇率面临较大暴贬压力;
       也门赤字率、失业率和通胀率都较高(分别为10.57%、17.8%和10.97%),说明该国经济并不平衡,一旦财政刺激后续乏力,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。
       与此相对,罗马尼亚、泰国、菲律宾、以色列、印度尼西亚、柬埔寨、俄罗斯总体评价较好,短期及中长期都表现得更为稳健,这些国家货币升值的可能性大于贬值。

       具体而言,这7个国家的外债/总储备均值1.56,经常账户大部分保持顺差,国际收支结构稳定;汇率定价合理,一般施行浮动汇率制度,有4个国家在2016年出现了升值;赤字率、失业率和通胀率的均值分别为1%、4%和2%,平均私人信贷占比60%,最新一季经济增速平均4%,经济结构平衡,市场经济活跃。

 

高风险国家主要风险指标

 

“一带一路”国家风险评估总表(排名越靠前风险越高)(点击查看大图)

 

“一带一路”主要国家与中国GDP比值

 

风险评估体系逻辑图(点击查看大图)

(来源:一瑜中的,文/ 民生证券副总裁、研究院院长  管清友。节选自:《“一带一路”国家汇率基本面梳理》。本文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之用,以上观点仅代表作者;完整研究观点应以民生证券正式发布的研究报告为准。)

  • 联系电话:010-84647718
  • 联系传真:010-84648565
  • 联系邮箱:info@ciccps.org
  • 联系地址: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甲2号

关于商会 | 备案号:京ICP备14018105号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甲2号佳境天城B座21层
电话:010-84647718|传真:010-84648565|邮编:100102